乾叔仍然保持著傳統的手藝,為客人的要求造出不同的紮作。